搜尋此網誌

網誌存檔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壓力是有多大......

7/12回台後,一直是忙到無法喘氣的奔波狀態,很困難才能抽出時間去上芭蕾課,看來,今年暑訓的計劃難以實現了......

於是,在好不容易在可以喘氣的夜晚,幹起了現在中國大陸已經夯到斷貨的事......
因為是第一次畫,怕畫壞,所以照桃子說的,複印下來畫,這樣就算畫壞了也不心疼⋯⋯

可是,我怎麼越畫壓力越大呢?!(一開了頭便一定要完成,我的強迫症是有多嚴重啊?!)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2015/06/27

學期即將進入尾聲......
今天是六級班倒數兩次的上課,暑假之後,很多的她們都升上初三,舞蹈課都將暫停,這個班也將會解散......
一上課,皮皮的她們突然很感性地跟我說;「老師~我以後一定會想妳的!」 
呃~~~~ 於是,感情氾濫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由得她們在示範與換硬鞋的小休息時偷拍.....我!XD























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pas de bourrée

對我來說,pas de bourrée是一個只學兩個月芭蕾,絕對做不到的動作!

在北舞芭蕾考級教材中,四級開始有離把做的pas de bourrée(pas de bourrée不換腳與pas de bourrée換腳,加上suivi en tournant),但教學法明確地說明了;要先扶把再離把,並必須把組合拆分來學。

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它有太多做法,例如:換腳不換腳,dessus或是dessous,直腿的、sure le cou-de-pied或是所謂的high passé(即retire的位置)......
而是從pas de bourrée動作本身來說,它其實是個快速換重心的動作,在單腳重心與單腿半腳尖能力沒有掌握好前,是很難做得乾凈俐落的!

這是我前一段短暫回台灣時看到的影片,儘管是1947年的老片子了,動作卻還是清清楚楚,便想著備份到筆記裡來......

1946 Methodology of classical ballet - pas de bourrée.This amazing film was made in 1947 by two great ballet teachers of XX century: A. Vaganova and N. Tarasov.
Posted by Dance Secret on 2015年5月13日

擦地出去與擦地回來

誰上芭蕾課時沒聽老師說過:「要擦地出去(與)擦地回來啊~/呀~/喔~......___(請視各當時情況與老師慣用之語尾助詞自行填於空格處)!」

那怎麼擦?
就......這樣......擦!(完畢!)


video



影片出自:


Tendu - Isa MattosCia Brasileira de Ballet - Ourinhos
Posted by Só Bailarinos on 2015年5月15日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一封私信

離開台灣不能寫blogger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了(中國大陸網路屏蔽)。

對一向習慣在網路上找地方窩著寫日記、做筆記的我,在這樣的情況下便只好轉移到點點網、Lofter與tumblr這些「輕博客」去.....

但因為一些因素,如同這裡曾被廢棄了一段很長時間一樣,我同時也停止使用那幾個我其實還蠻喜歡的「地方」很久很久,直到我在很偶然回去找資料時,收到這封發了有段時間的私信......


雖然我一直用一種只是為自己留下些紀錄的方式在誠實地寫,也一向抱著我寫我的、記我的,關你屁事(呃~請原諒我的粗魯)你看不看反正不是我損失別人理解也好誤解也罷的心態,但收到這封私信後,的確讓我開始思考一些事......


所以,在我決定還是恢復以前的習慣後,把這幾個地方的訊息都放在這裡的側欄了。
如果,以後,我又再次翻不過牆了;如果,妳想看看我看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在聽什麼、在做什麼.....
又或者,妳只是單純地想念我了......

妳都可以到那邊去看看我。

然後,如果你仰幕我,你也可以寫私信給我!(好吧!這句是純擺爛的XDDD)

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2015年寒訓第二十八~二十九堂(還沒寫)

開春的開工,是第28與29堂課,分別是小元老師的預備課與雅玲老師的入門課。 還沒空寫,只好先用我facebook更新的動態先填一下......


2015年寒訓倒數的最後幾堂課完成!
在小元老師的預備課上,第一個暖身的組合就被打到該該叫,然後下課跟老師好好告別時,看到小元老師的表情,竟然會很想哭.....(粉紅大魔王是捨不得嗎?!)
第一次聽到雅玲老師說那麼多話(上課碎碎唸)......,然後,下課跟雅玲老師告別時,雅玲老師竟然會台灣國語開玩笑!(整個太可愛了!哇哈哈哈哈~)
最後要謝謝婉瑩老師這次那麼熱心的幫忙!
最後,工商服務時間:桃竹苗區域想上芭蕾課的同學或小朋友,都可以去婉瑩老師和婉瑜老師的教室上課唷!


2015年寒訓第二十六~二十七堂

第26堂是周一溫老師的芭蕾入門,第27堂是小元老師的芭蕾預備。
這是春節前的最後兩堂課。

先講重點:
1. 令人懷念的把桿拉筋。
寫筆記那麼多年了,已經記過很多次把桿拉筋了,無論是在溫老師課堂上因把桿拉筋而衍生出的花絮,還是讓我一直很想念的倢妤老師在課堂上給的把桿拉筋,當然還寫過小元老師曾經說過的「把桿拉筋其實不是把桿拉筋,而是port de bras」,以及有段時間瑞穗老師在課堂上也會在慢板的組合給一小部份的把桿拉筋......

雖然我很喜歡幫別人拉筋,但我基本上是個離開教室後,就根本不拉筋的人(一方面是因為超忙,另一方面是大嬸我人生已經夠苦了,所以不想再忍受拉筋的痛苦!XDDD),所以課堂上的把桿拉筋是我唯一可以拉筋的機會。

謝謝溫老師在我寒訓最後一堂他的課上,給了我一直很懷念的把桿拉筋。

這是把桿拉筋的最後一個延伸動作......
老師一定會跟妳說:朝上延伸的腿,膝蓋要打直不可以彎,手盡量靠近妳的腳,開180度。

要補充說明的是......
對我自己來說:我自己在做把桿拉筋的時候,我會特別留意自己的主力腿是不是轉開的?在把桿上的腿是不是轉開的?腳有沒有轉開?腳尖有沒有繃?是不是「完全地站在主力腿」(沒有把重心放在把桿上的腿上)上?
因此,在這個動作之前的壓後腿時,妳的主力腿就應該是外開的而不是腳尖朝前的,自然不會像我找的上圖這樣。
此外,我覺得這是penché的訓練之一,所以我在做這個動作時,會去留意我的小背(胸椎以下的那段後背)是不是打直?以避免我為了想把手掌靠近腳尖而彎曲我的背!

然後,既然上段提到了penché的訓練,像我這樣的人,在上完了第30堂課才回來補筆記,就不能不提一下川川寶老師在那堂課上特別講到:penché上半身應該是被動地,是因為後腿超過了90度,才讓身體因為力學而略往前傾,妳的腰及背應該都還是保持是平的......(請參考第三十堂筆記---雖然還沒寫XDDD)

然後咧......
妳會說,那這張圖是......?!

呃......
這張圖跟我上面寫的沒有太直接的關係,我只是在搜penché的圖片時看到了,順便幫熱愛幫學生壓腿的那位壓腿老巫婆備份起來而已XDDDD

2. 一位比五位更難!
我曾經寫過站完美的五位很難......
但現在,我發現在動作中要保持好的一位,更難!

就像小元老師在給完某個en croix的組合後說,en croix不是讓妳在地上前旁後地畫一個「粗的」十字架一樣(強調:粗的!),en cloche的經過一位是必須有一位的站好(即使是不到一秒鐘那麼短暫)才有下一個行進動作。

先來講粗的十字架是什麼意思?
以五位的en croix來說,往前(devant)一般人沒有問題都會出去與回來都走一條線;但往(a la seconde)旁的,很多人並不會經過一位才出去,所以出去與回來行進路線絕不是在同一條直線上,而至少是夾了一個腳跟空間的等腰三角形兩邊了(如果還不夠turn out,五位是站成丁字步,那麼,那個等腰三角形的夾角一定會更大);至於derriere,有太多人的後腿都咖開開,當然行進與回來也不會在一條線上了啊!
當然,小元老師在講這個重點時,他著重是在指每個收回的五位都要看得到那個收攏拉高好好地站好,而不是鬆鬆地隨便像用腳在地面畫圖一樣那樣畫出去畫回來。



小元老師已經不只在一堂課上指出:目前我們的五位,後腿的屁股都比較記得往前塞─呃~比較準確的說法應該是:臀部與內側肌(關於內側肌之前轉過了一篇內側肌的迷思的文章,請自行查找。)的肌肉持續往內旋。─但我們的一位卻往往會出現arch的現象(如下圖中的圖3)。


在北舞芭蕾考級的教學法中,有些特別的詞藻是不被允許的。
我記得我在考北舞一、二級的時候,老師就不允許我們用『夾屁股』這個詞!
老師解釋說:因為『夾』這個詞有『固定』、『箝制』、『兩旁有物限制住』的意思!因為我們的對象是小朋友,小朋友的理解不像大人,如果跟小朋友說『夾屁股』,她們往往會把屁股夾得緊緊的,整個骨盆往前推,腹部深凹,肋骨外凸,所有下半身的訓練動作都完全沒辦法做了。

寫到這裡,我忍不住又要再囉嗦一下......
別說小朋友了,就像我過年期間,在某位Facebook朋友的動態中,就讀到她寫的動態中說到她有一個「因過度夾屁股而把骻往前推的習慣」,被她的老師問她以前學芭蕾是不是俄派的?!
雖然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語言使用的不正確易造成的錯誤理解與錯誤使用,但我忍不住要再多廢話一下......
因為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過度夾屁股造成的推骻會跟俄派芭蕾訓練扯上什麼關係?

只要是芭蕾訓練,不管哪個派別,外開都是基本訓練之一。
人體的所有運動或姿勢的產生,靠的不是骨頭與關節,而是肌肉與韌帶。
而人體是立體的,一側的肌肉旋轉收縮,必會帶動另一側肌肉的延伸拉長。
所以,當妳臀部與後腿的肌肉都不斷往內旋的時候,妳就應該要去想妳相反那面的肌肉要不斷地分別側向水平往身體兩邊拉開啊~~~~

言歸正傳。
那北舞的老師要我們用哪個詞?
『收』!

好吧!
我們絕對都知道『放』是怎樣的狀態,該怎麼做!XDDDDD
但芭蕾的『收』是要怎麼收?是怎樣的感覺,卻是非常空泛而難以掌握的!
這樣說好了:如果給妳一間整潔的房間,如果被弄亂了,叫妳收好來,妳會知道要把這個東西放回哪裡?那樣東西是多餘的要拿掉,這樣弄髒了要擦乾淨......

可是,我們不是生來就知道芭蕾的基本型態是怎樣的!
我們必須經過長期而日復一日的訓練,只有肌肉找到那個感覺,並有了記憶,產生了習慣,我們才知道要『怎麼收』?以及『收到怎樣的狀態』?

所以,我一直都還在尋找中......

然後,小元老師給了爆難做的一位grand battement!
妳會說:一位有什麼難的?grand battement有什麼難的?一位grand battement又有什麼難的?

對啦!對啦!
在某些課堂上,妳只要記得組合,不用太搶拍太落拍,有踢起來,出去回來不是五位、三位或丁字步,也不用管妳是不是每次踢起落下都來個身體的wave......還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自己可以出國比賽拿冠軍!都不會有人站在妳旁邊對妳不停地喊:「腳尖咧?腳背咧?擦地了沒?兩個腳跟併了沒?肚子咧?背咧?重心太往後了喔!膝蓋打直沒?turn out咧?起來快落下慢啊!......」(請想像妳是張被近距離打槍的靶紙!)

但在小元老師的課堂上,妳想都不要想那樣!
因為在小元老師的課堂上,我覺得自己就像張被打爛的靶紙!想要達到的標準已經不是正確,而是規範了!

在小元老師的課堂上,我被他罵過很多次:腳背沒有繃!
因為我右腳背的舊傷(之前在治療的時候,有寫過筆記了),讓我幾乎繃不出小腳背!
也被他說過很多次重心太後面了!
更糟糕的是我的肚子跟臀部的肥肉太多,所以我再怎麼收都收得不夠!(肥肉是不像肌肉可以被『控制』)

還有,就是很致命的:我的一位不規範!
因為腿型的緣故,我的一位站起來時,腳跟是無法併攏的!如果硬是把腳跟併攏,那我的雙腿之間一定會有縫隙。
而規範的一位,大腿膝蓋小腿腳踝腳跟必須完全併攏,連光都透不過去!

要怎麼做到這樣?
就只能拼命拼命拼上老命地把全身都往上提,提到大小腿的肌肉都拉得筆直,那就可以併到了!
對我來說,這樣已經要非常費力了,然後還要再da拍做規範(就是全部的要求都要超標準地做到)的grand battement(包含快起慢落的質感),重拍停在規範的一位
妳說,難不難?
要我說,爆!難!

3. plié是慢,夾起是快
Demi plié時,下肢要以肌肉的外旋力量推動下蹲至外開的極限;上身要以腹、背的控制力量保證骨盆與脊椎的端正與垂直;兩腳要平實,不斷凝聚與地板的作用力;肩、頸要舒展,姿態要優雅;下蹲的節奏要平緩、均勻。推地立起前的加深動作,是地面反作用力最強烈的時刻,雖然力量強烈,但不要破壞上身姿態的控制。(摘自《芭蕾足尖技巧動作解析》,杜繼紅著,P.18)


我同樣想引用這本書講述關於立足尖(硬鞋踮立)來描寫那個「夾起」......
立起足尖時,推地站立的動作過程要迅速、果斷,整條腿包括腳趾、腳背、跟腱、膝蓋、大腿必須瞬間同時完成動作,伸直的腿從關節到肌肉完成動作必須到極限。(摘自《芭蕾足尖技巧動作解析》,杜繼紅著,P.18)

前面不是才說過不要用「夾」這個詞,為什麼現在又用?
因為屁股雖然分兩半,但還是只有一個屁股,夾得緊緊的,如何還能拔腿狂奔追垃圾車呢好好地外開做動作呢?!所以不能用「夾」!
但腿分為兩隻,當妳大腿開開膝蓋也開開做plié,要怎麼直直地併攏它們?!那當然是要用「夾」啦!

4. 分解的,落下的,直腿的,彎腿的......
在學了那麼多年後再去上小元老師的課,才發現小元老師在設計組合時的用心與巧妙。
雖然這篇上課筆記寫了兩年(春節前上的課,過了年才來寫筆記),我已經記不太得完整且詳細的組合內容了,但卻很清楚地記得組合中有段是:慢慢地plié,快快地夾起,準確地plié soutenu出去,再直腿好好地tendu回來。



拍子其實不慢,所以心急。
不同質感的動作,沒有一個個做清楚來,那組合看起來就是糊糊的,就像瑞穗老師在某堂課上的流動時說:「強調蹲!每個跳的動作要做清楚來,不然我就只有看到妳們(的腳)在地板上滾過來滾過去:」

而另一個把桿常出現的soutenu轉身(換主力腿)停後attitude舞姿,小元老師就要我們plié soutenu(動作1),soutenu轉身(動作2),轉過去的同時,換重心,原主力腿(前腿)經過一位(既然是經過一位,動作腿就不可能不擦地)往後停attitude舞姿(動作3),三個分解動作都必須做得清清楚楚。

小元老師的風格是:第一遍合音樂時沒做好,講解糾正,然後讓大家聽他拍子重做不好的部份,滿意了才可以做左邊。

5. 挺背換挺背
這是這堂課的中間轉圈練習,小元老師給了我的一個很新的概念。
坦白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直立」地轉身。(請注意我沒有用「轉圈」這個詞)

然後,在這堂課中,我第一次做到小元老師給完整的adagio組合。

6. 前一堂小元老師的預備課筆記寫過,在那堂課裡,是我學芭蕾那麼久,第一次做到一個人接一個人做tombé pas de bourrée glissade grand pas de chat的組合。
在上一堂課,我們只做一組(即是:右邊做完,再換左邊做)。

這堂課人蠻多的,小元老師的組合是每個人必須連著右左右左地做四組!
小元老師說,即使很多人但還是要一個一個做!

說回前一堂課。
當天,我其實很疑惑......
做右邊時,老師站在教室的二點,做左邊時,老師站在教室的八點要我們朝他的方向去。
但 tombé 可以朝斜前位移,pas de bourrée 水平移動, glissade 雖然可以做往前往後的,但一般在這個組合中應該還是水平移動的,至於 grand pas de chat 雖然是面朝去的方向,但應該還是水平移動啊......

這堂課,我們每個人都要做四組,如果是朝對角線方向行進,第一個人做完第一組後換方向做第二組動作,第二個人接著做第一組動作.....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交織地大跳,便不可能做到啊!

好的,我的問題解決了。
我的想法沒有錯,因為是近乎水平移動,所以這樣四個人同時在教室交織著大跳,便完全沒有問題了。

唯一的問題是:我忘了請每個細節銜接動作都會講得清清楚楚的小元老師,把第一組動作接第二組動作的那個連接步講清楚了!

最後要為自己記一下的是:
第26堂下課的時候,浩天說:「B教室對妳來說:很吃虧!」補充再說:「對妳們這種手長腳長的人來說,那個教室的空間不夠,我看到妳一直把空間讓出來給別人,不像我在A教室看到妳,有時候可以跳起來很瘋!」

沒有告訴浩天的是:其實在A教室的時候,我也非常努力地把空間讓出來給別人。
即使我是被排在小組的前排,我也會盡可能把空間留出來給後排的人,就算自己跳到後面就沒有位置再做ENDING的轉圈或舞姿動作了。
但在舞藝上課,妳永遠會發現很多同學不但不會讓出空間給別人,相反地,她們會讓妳完全沒有空間......

謝謝小元老師這樣巧思地安排這個組合!
可以放心地吃滿全教室的空間,大膽地在鏡子裡看到空中的自己,真是只能一個「爽」字形容!
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套組合與那停在空中的片刻與感覺......

我們,六年......

她們,是我寫第一個部落格時,在網上認識的朋友。

在我們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湊成了第一個桃園地區的成人芭蕾班!
(請參考當時的筆記)

在一起上課的時間不是很長,後來我們都相繼離開了那裡;離開後,一年中也難得見到面,但我們卻還是培養出了很深的感情。

今天算算,六年過去了。
套一句菊小芬說的:「相知相惜的六年,小學都畢業了!」









在已經邁入下一個升上中學的這個六年,我們還是要這樣要好,相知相惜,一起為實現各自的夢想努力,一起為彼此加油打氣喔!

我真的好愛妳們!啾~


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2015年寒訓第二十四~二十五堂

第24與25堂分別是周日晚與周一中午瑞穗老師的預備課。

這兩堂課,是我今年寒訓最後兩堂瑞穗老師的課了。
所以,這兩堂課的筆記,我不想以寫重點的方式來寫。 

以前,我很喜歡這樣兩天接著上,因為周日晚學過的組合,在週一可以把前一晚沒能在課堂上記好的組合與修好的動作,接著做好來。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半年來,瑞穗老師還蠻喜歡用David Plumpton的芭蕾課堂音樂。
The Music of Andrew Lloyd Webber Inspirational Ballet Class Music中的第8、12、13、22、23首......;
第12~14堂筆記裡寫過的Divas for Ballet Inspirational Ballet Class Music中的第6、7、8與11首.....;
以及West End to Broadway 2 Inspirational Ballet Class Music中的第2、5、7、8、9、10、11、14、16、18、27與30首......

如果是瑞穗老師班上的固定班底,應該對這些曲子都耳熟能詳了吧?!

在iTunes,妳其實也可以在其他多張David Plumpton的專輯中,找到一些老師使用的課堂音樂,譬如說這首https://itunes.apple.com/tw/album/promise-me-developpes/id894740373?i=894740577&l=zh,我記得我當時在瑞穗老師的課堂上聽到這首時,差點邊做練習邊流眼淚。

我在這半年中沒有上過多少堂瑞穗老師的課,但為什麼我有把握應該是這三張專輯的這些曲子?!

我當然沒有下課跟老師借音樂,也沒跟老師查證過,我.....就.....只是.....
因為過年有空,然後逛了一下iTunes,準備買些課堂音樂,試聽時剛好聽到了.....XDDDD 

我想說的是:音感絕對是可以靠後天培養的!
但那個培養,應該是因為喜歡而讓妳去主動靠近,而不是逼著妳像完成任務般的填鴨。

我喜歡聽芭蕾課堂音樂,所以,我可以在做蛋黃酥時(笑~),在走路時,在搭很久的車時......,一首一首地聽下去;但如果妳一點都沒有聽非電子樂的習慣,那樣地把妳自己放在音樂的包圍中,勢必會讓妳倍感壓力...... 

那怎麼辦呢?!
呃~ 我也不知道耶!

但我想告訴妳,在聽了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的芭蕾課堂音樂之後......
我其實也有不喜歡的。
沒錯!不管是演奏者、選的曲子或個人彈奏風格都不喜歡!
但如果我沒有去聽過,我怎麼知道我會不喜歡?

雖然很多老師都告訴妳上芭蕾課不是來欣賞音樂的(意思其實是:只看老師在音樂中示範,自己組合不記,音樂不(會)聽),但我可以很無愧自己良心地說,我上每堂課,都非常認真地在聽課堂音樂(比聽老師說重點還要認真),也很努力去跟音樂在一起。 

到後來,有時候,我會發現自己在芭蕾課上做練習時,可以不用去依賴我的大腦,而只要依靠我的耳朵就好,音樂到哪裡,會是什麼動作,多大或多小,多快或多慢,多快樂還是多悲傷! 

在瑞穗老師的課堂上,不要小看任何一個老師要求的小地方!!!
千萬不要!

不管是瑞穗老師說的,小四位、小二位、五位夾好站一下、後倒的肚子力量、練動作腿其實在養主力腿、繃了再劃、不是用力往上跳而是往下蹲、屁股塞進去、踩下去!每一個都要踩下去......
不管是瑞穗老師給的組合中哪個細小的動作......

因為,有朝一日,妳會明白,那些都會變成妳的功! 

我這樣說不是沒有憑據的!
而是在這次考北舞五級師資時,我有了更深刻的切身體會。

所以,我很感謝跟著瑞穗老師上的每一堂課,很感謝瑞穗老師是這樣用心地在教我們,很感謝瑞穗老師永遠不厭其煩地要求每一個細節,很感動瑞穗老師精心設計的每組訓練動作...... 

我曾經開玩笑地說過,在台灣,如果妳沒有上過瑞穗老師的芭蕾課,就別跟人說,妳在學芭蕾!
但嚴格來說,如果妳上瑞穗老師的課,而沒有得到任何一點一滴的收獲,那妳真的對不起瑞穗老師也對不起妳自己啊!

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人氣爆款之蛋黃酥/芋頭酥/抹茶酥

在2014年八、九月買了烤箱之後,就得了一種烘焙熱(病),陷入了一種一天不做就全身不對勁兒的狀態。(部份記錄請參考:T大嬸的烘焙坊中的那些筆記。 )

我其實沒有特別去學過,我的老師就只有網路(食譜與部落格),頂多還有挑剔的老盧的嘴......

在讀過女俠森森的蛋黃酥製作完整攻略後,便忍不助手癢地開始做......

自己熬炒的紅豆餡:


這裡的鹹蛋是帶土的:

鹹蛋也不是煮熟的,必須洗淨土後,一個個打開後,再將蛋黃撈出來。 

需要補充的是:因為我個人覺得鴨蛋會有一種腥味,所以我會將撈出來的蛋黃先用米酒泡一泡去腥。
要泡多久?就妳在做水油皮與油酥皮的時間到秤好餡料的那段時間就可以了!


如果是做蛋黃酥,那麼水油皮包油酥皮,擀醒三次就可以。
如果是做芋頭酥、抹茶酥......其他任何種要有螺旋紋的,就必須在秤每個水油皮與油酥皮時,將份量x2,因為擀醒三次後,要對切為二。


我個人是芋頭控,所以我做的芋頭餡非常受歡迎......
補充說明:芋頭餡作法:先將芋頭切大塊蒸熟再去皮(因為我個人削芋頭皮會過敏整雙手癢到不行!),將蒸好的芋頭塊搗成碎碎地,用奶油及糖炒成泥即可。秘方是加入一小杯的白芝麻粉(那其實是個美麗的錯誤,我去雜貨店買要灑在芋頭酥上做記號用的黑芝麻與白芝麻時,老闆一時錯手將秤多的白芝麻倒到糖裡,我想我炒餡時反正要用糖,就讓他把那些混了糖的白芝麻杓出來另外秤了買下,回家後用料理機打成白芝麻糖粉拌進去炒,結果那次做出來的芋頭餡口感很有層次,從此,我便都那樣做了。)


以下就用芋頭餡的圖片來示範包餡的過程。



包好了的芋頭酥上面要刷蛋黃!(共刷三次,入爐前烤箱再預熱的時候刷一次、烤一半時刷第二次,等到要出爐前的三分鐘再刷一次!)
要注意的是:只有蛋黃!所以請一定要先將蛋白與蛋黃分開喔!




刷完蛋黃後,灑上芝麻當記號,就可以入爐烤了!
175度,烤三十分鐘!(烤箱一定要預熱喔!)



將~將~將~將~~~




芋頭酥的外皮顏色是使用紫薯(芋頭蕃薯),抹茶酥的外皮是用綠茶粉!
綠茶餡可以用白鳳豆加綠茶粉!
綠茶酥作法可參考君之的部落格
不過,我個人還是喜歡用小包酥的方法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