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網誌存檔

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影片分享

我很喜歡看上課影片、排練影片及像以下這種影片......

這是幾個月前(?)在臉書上分享過的影片,現在也在這裡分享一下吧!
我試過把程式碼轉貼過來,但不曉得有什麼問題,所以沒有辦法直接在部落格裡播放。

以下是一小段我剪出來的影片
video

這是,我非常非常熟悉的芭蕾課堂音樂,已經數不清聽過幾遍了,所以我在看到影片的當時,馬上就辨識出來了......~_~"

音樂裡有一個小節,是我非常喜歡的,不過因為影片是現場鋼琴伴奏且被剪輯過,所以與上課所聽到的並不完全一樣。

這是2009年中央芭蕾舞團的考核實況,原始影片的網址為: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1NDk0NTYw.html

原始影片有33多分鐘長,請從1分30秒左右開始看即可,前半部份為女舞者,後半部份為男舞者(約14分34秒左右開始)

請各位移駕去原始影片網址收看吧!
但因為是大陸的網站,所以開啟的速度較慢,請給予一定的耐性,謝謝!

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關於~最近幾堂課的上課筆記


郝龍斌送禮:兒童節 沒作業不考試
----------------------------------------
2010-03-28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李人岳】

一邊過兒童節卻一邊還要應付繁重的功課,甚至準備假期後的考試,可能是很多家長童年的經驗,不過台北市長郝龍斌宣布,今年兒童節,北市的學童不但沒有作業,收假那一週也不會有考試。郝龍斌強調,已經多次和學校和老師溝通,相信大家都會支持配合市政府的理念。

兒童節即將到來,雖然今年兒童節還是不能放假,不過台北市長郝龍斌提前宣布,今年送給北市學童的兒童節禮物,就是假期中不會有作業,回到學校的那一週也不會有考試。

郝龍斌強調,只注重智育的發展並不是正確的教育方向,他希望國中小階段是五育並重發展,讓小朋友可以高高興興上學,快快樂樂回家,他強調,已經多次和家長、老師溝通過,相信學校和老師都會支持市政府的理念。

至於學校會不會真正落實?郝龍斌強調,相信大家都會支持配合,郝龍斌還打包票說,學校「不會不配合」。

----------------------我是分隔線--------------------------
因為我在台北上芭蕾課,所以要比照台北的學校辦理。
因為前面說過行為倒退如幼童一般,所以比照國中小階段學生辦理。

所以兒童節過完之前,我可不可以暫時不要寫上課筆記?
雖然我曉得有人在等著看花絮......

最後,祝大家兒童節快樂


2010年4月1日 星期四

2010/04/01雜記

盧小猴常常會在我上線的時候,要求瀏覽氣象台的網站。
當網頁開啟之後,她就會霸道地搶過滑鼠,將網頁往下拉。
然後自言自語地說著:「台南今天會下雨耶!」或者「台南今天只有幾度到幾度,有點冷耶!」

剛開始,我以為盧小猴只是在認字而已,而氣象台網頁色彩較多且有圖案,所以很能吸引她。
但後來,她每次都特別關注台南,讓我不禁納悶起來......

問:「為什麼每次都要看台南的天氣?妳有認識的人在台南嗎?」
(想著:才幼稚園中班的盧小猴還能認識什麼人住台南,她老媽我就不認識什麼人現在是住在台南的....xd)
盧小猴很認真邊看著台南,邊回答:「有呀!黃雨華(對不起!盧小猴不曉得她的名字怎麼寫,她只會唸而已~_~")住在台南呀!」
「黃雨華?!她不是妳們班上的同學嗎?」
「是呀!可是她現在轉走了!她搬去台南了!」
「是喔?!為什麼搬去台南了?」(我發誓,我不是真的想知道黃雨華為什麼搬去台南,我只是看著盧小猴的臉上有一絲哀傷,所以不忍心結束這個話題罷了!)
盧小猴應該是覺得被理解了,所以很詳細地解釋著:「因為她爸爸是當警察,工作被調去台南,所以她跟她媽媽也要跟著她爸爸搬去台南。(我相信這是幼稚園老師給的官方說法!)」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盧小猴似乎還不願意結束這個話題:「她爸爸媽媽搬到哪裡,她也要跟去那裡,因為爸爸媽媽不可以把小孩給丟下來!」
(老盧~你看到你女兒說的沒?!)

我愣住了......
我曉得最後這句話,應該不是幼稚園老師教的,是盧小猴自己給的結論。

盧小猴昨天看到我與小寶石的媽她們聚餐的照片,小小地生著悶氣......
我疼惜地抱著她,告訴她這個是哪個阿姨,那個又是哪個阿姨,試著安撫她的醋意。

照片裡的我,是留著瀏海的。
今天,我也是留著瀏海的。

剛剛幫盧小猴洗澡的時候,她問我:「媽媽,妳愛漂亮哦!」(因為留著瀏海跟平日不同,所以她可能覺得很新奇吧?)
我敷衍地說:「對啦!對啦!我愛漂亮啦!」(我實在懶得解釋,因為早上趕了一篇筆記,再趕著火車去上了兩堂課,所以我今天忘了帶髮箍,也沒空把瀏海好好地夾好。)
盧小猴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奇:「媽媽,妳不是愛錢嗎?」(這麼驚奇是怎樣啦?!妳老媽我平常是有多邋遢?!多不愛漂亮吶?!)
有點惱火地:「對呀!我愛錢啦!」(妳媽真是沒有白教妳,妳要記得妳媽愛錢,以後要乖乖拿錢來孝敬妳老媽,知道嗎?)

盧小猴開始賊賊地笑著:「那妳就不能愛漂亮了,因為漂亮要花很多錢!」

哇哩咧~
是要高興她的懂事?還是不懂事呢?

真是哭笑不得呀!

很好?

麵姐告訴我她遇到玫瑰姐......

玫瑰姐說她常在62把我推出去當前鋒。
玫瑰姐還很日行一善地說:我的程度很好!

雖然我知道那是玫瑰姐的溢美之辭,因為我總共不過跟她一起在62上過兩堂課而已,所以,那個「常」,其實是很「不常」;而我也真的不認為,從兩堂課就可以看得出一個人的程度。
但是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那個「很好」......

氣喘發作休了幾天後,雖然從上星期四開始回教室上課,到目前已經上了5堂課,但自己卻是很明白身體的疏離感,所以這5堂課,除了謝老師代課的那堂之外,其他四堂的練功課,我都是因為自己表現不佳,而極為挫折的......

誠如謝老師所說的:把桿練習的目的是為了輔助妳的中間練習。
也如同瑞穗老師常在課堂上提到的:把桿練習一定要要求嚴格,因為那是為了幫助妳在中間(練習做動作能更正確穩定),所以辛苦一點練,妳會發現會很有幫助,這個很重要。
所以我以前一直打算著「抱著把桿終老」的概念是完全不正確的。

我不曉得我當時為什麼會那樣想?
可能是我之前所上的課,中間練習的部份比把桿練習的難度大上太多,所以當我還不具備做好把桿練習的能力前,那樣困難的練習,讓我不斷感到挫折而生畏,索性完全放棄了。
謝老師說他不贊成把桿練習是一套,中間練習是一套,兩者是完全分開的那種教學法。

一開始,我還抱持著中間練習就休息的逃避心理,但漸漸地,我發現我可以在瑞穗老師說下課時,好好地跟老師行禮(對啦~我到現在還是會自顧自地在下課時跟老師行禮啦!~_~"),儘管,因為我的重心還沒找好,所以中間練習的部份穩定性還很差。

以前,我很害怕流動,因為我是那種腳步搞不清楚就流動不出去的人。
我一直以為我是怪咖,或者是超級遲鈍的大笨象,直到謝老師的課堂上給tombé、coupé、assemblé時,看到大家一臉惶恐,謝老師說:「動作還不太會做沒關係,身體(的重心)做不出來也沒關係(tombé這個動作,重心必須傾倒,如同妳直直地站立,別人從妳的雙肩用力地推妳一下,妳的身體會自然地往後倒那樣),先把腳步做清楚來。」
當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像浮沉在大海裡即將淹死,而有人突然地拋了個救生圈給我那般。
所以,我堅持要先把腳步學清楚來,不是錯誤的!

雖然學芭蕾一年多了,可是我有很多腳步都還不會,也還來不及弄清楚來。

62有一位大姐,她說:她花了五年才找到澤馨老師。
這一年多來,我也花了很多時間、精力與金錢,才找到我想一直跟著下去的老師們。
我現在的課雖然減了不少,但現在我課表上的課,都是我會很盡力、很堅持去跟的課。

曾經有人批評我跟那麼多不同老師的課,也不見得跳得比較好,進步比較快,這樣,有什麼收穫?
我覺得有收穫耶!
我或許沒辦法適應那麼多位老師的教法,但每位曾經教過我的老師,都給過我不同的幫助。
誠如我之前所說的,妳要想辦法在每堂課上,吸收到最多的知識。

或許,因為我對芭蕾的狂熱,加上我強迫症發作的努力,我對芭蕾所略知的,在動作細節上所堅持的,讓我表現得不像一個只學成人芭蕾一年多的菜鳥,但是我自己曉得......

我真的離「很好」還很遠很遠......

就像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就長到173公分,即使我當時已經來初經了,但到我長成一個成年女子,還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一樣。

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謝謝妳來看我,有些話我應該先告訴妳......

在臉書上收到很久沒有聯絡的德明寄來的mail,說到碰到一位常來我「家」(部落格)的人及她的建議:「在部格上不要放音樂了,免得開啟影片中,又有兩個聲音,感覺很困擾,無法專心聽影片中的音樂。」

我告訴德明,這些音樂是我要放給自己聽的,我常常邊在臉書的頁面打字,或者專心寫筆記的同時,也多開著我家的頁面,這樣,我就可以邊聽著音樂邊聊,邊寫。(這足以解釋為什麼我播放清單會落落長嗎...xd)

但是我想,我雖然在前面的某篇筆記裡寫過:「當然,如果妳並不喜歡或覺得很吵,妳可以點擊「播放器」上的暫停鍵,或者乾脆關掉妳的喇叭~_~"」,但其實我並沒有盡到一個主人的責任;就像客人來妳家,妳跟她說:「餓了,妳自己去廚房煮飯吃;睏了,妳自己去浴室洗澡、然後上床睡覺。」一樣,妳沒有教客人怎麼開瓦斯,沒有告訴客人食材在哪裡,沒有給客人鍋子,沒有告訴客人浴室在哪裡,毛巾、沐浴品、換洗的衣物在哪裡,熱水怎麼開,浴簾要不要拉起來,床鋪有沒有整理好,枕頭夠不夠鬆軟,棉被夠不夠暖......一樣。

所以,我現在要告訴妳,怎麼關掉那吵死人的,只有T大嬸自己聽爽的音樂......


如果妳願意聽,卻正好聽到不喜歡的,妳還可以這樣做......


謝謝妳來我家看我,如果妳覺得我的功課對妳的學習有幫助,那將是我最大的安慰!
希望妳在我家有段愉快的時光!

2010年3月29日 星期一

2010/03/26基礎入門課

在我的想像裡,謝老師應該是個很嚴肅、要求很嚴格的老師(白話的意思就是:謝老師應該是很兇的老師)。
我不曉得為什麼我會對謝老師有這樣的印象?也記不得這樣的印象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但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上過謝老師的課,或者說,我開始在62上課之前,我完全不認識謝老師。

第一次見到謝老師,是在數週前的那堂為了「計算時間」的初級課。
在課程差不多已進行了3/4時,謝老師突然進來教室,儘管澤馨老師依舊維持著她的進度,彷彿沒有訪客一般地授課,但我的確能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緊張的氣息,當然,那個緊張氣息也可能是從我身上散發的。
謝老師在音響旁邊坐下,環顧了教室一圈,但似乎並不是在辨認教室中的我們是不是他所熟知的面孔,只是,習慣性地,眼光掃過一遍,然後,他打開他的蘋果。
很有趣的,就算我曉得謝老師根本不認識我,他的視線也沒有離開他的蘋果,當輪到我流動時,我就會變得異常的緊張(本來跟不太上初級班的流動,就已經很緊張了,可是,妳可以清楚地感覺得到,那個緊張是有等級的─遠大於跟不上的緊張。)

這天的基礎入門課,我照往常地敲門,打開門,進到教室,沒有看到澤馨老師,於是走到辦公室門口,邊探頭進去邊「老師早!」,但當場我的「早」就卡在喉嚨,因為澤馨老師還是不在,在辦公室裡的,只有謝老師一個人而已。
謝老師似乎對我的疑惑非常瞭解,馬上就解釋地說:「因為王老師身體不適,完全沒有聲音,所以今天由我來代課。」

今天是代課耶!(向來是超級代課集點狂的我,血液馬上開始快速地流動起來!)
但~等等~噢~不!代課?!謝老師代課!
瞎瞇?!
謝...老...師...?!
是...那個...很兇的謝老師?!

我環顧四周,看看已經到的同學們,決定觀察她們的反應如何,再決定好了!(難不成T大嬸妳又要落跑了?!ㄝ~其實是沒有這樣想啦!不過,有這樣的心理準備~_~")
可是,Yuko已經既來之則安之地拉起筋,韓薇似乎也已經從驚嚇中平靜下來地準備暖身,另外一位太太竟然跟謝老師開起玩笑來......

「或許,謝老師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我這樣安慰地想著。
如果不上一堂謝老師的課,我怎麼知道謝老師是怎樣授課的呢?
於是,我更衣,然後有點忐忑地,準備上謝老師的課。

我很慶幸我最後做這樣的決定,因為,我上到一堂,非常有收穫的課......

在等著其他同學陸續前來的同時,謝老師跟我們略閒聊了一下,也瞭解一下澤馨老師目前給我們這個班的進度。
從交談中,我發現謝老師如同他的文字那般,其實是個風趣幽默的人,於是緊張的心情開始慢慢地放鬆下來。

一開始上課,謝老師面向我們站立,很正式地說:「好,現在我們開始上課!」(這是要行禮的場合吧?!我這樣想著!因為上過李丹老師及王子老師的課,在這些課堂上,都是要先行禮的。)
他看大家都沒有反應,先是有點訝異,隨即很快理解地說:「上課,當然要先行禮呀!」
於是大家向謝老師點頭敬禮,老師也頷首回禮後,才開始上課。

因為是基礎入門班,所以謝老師會跟著音樂示範一次,然後再停下音樂,類似唱出節奏的方式再重覆示範一次(加深我們記組合的記憶),雖然謝老師說他已經很久沒有教課了,也會打趣地說他老了腿已經抬不高了,可是在老師示範動作的時候,妳依舊能在老師身上看得到老師所說的「豐富的色彩」。

這堂課的組合並不複雜,儘管如此,謝老師還是很強調動作的質地,而每一個強調,謝老師都很仔細地講解,用盡辦法讓我們理解,這是我覺得很佩服的。

班上的日本太太Yuko是非常愛芭蕾的。
一開始,每週我都會在舞藝碰到她幾次,後來我去歐老師那邊上課遇到她,再後來我去波羅蜜上硬鞋課也巧遇她,當我來62上課,在教室碰到她時,除了覺得成人芭蕾這個圈子真的很小之外,也應該要歸咎於我跟Yuko實在是太有緣了!(因為我們並沒有特別約過,雖然我會在部落格明白地交待我目前上課的教室,但Yuko的中文並不好,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部落格的事。)

因為Yuko聽不太懂中文,謝老師曾經一度很苦惱,因為他很想讓Yuko明白他所講解的重點,他甚至很認真地對Yuko說:「我真的很希望妳能聽得懂,因為我現在要說的,很重要!」,幸好班上有一位日文很厲害的太太,她現場幫謝老師口譯。

我當時非常的感動(對啦!我一向很濫情啦!很容易被細小的事感動到落淚啦~_~"),看著謝老師很專注地講解,配合口譯太太的翻譯速度,並一邊觀察著Yuko及我們大家的表情,以瞭解我們是否聽懂,是否吸收;謝老師似乎很迫切地,希望竭盡所能地把所有他的知識都傳授給我們,妳會很感動於看到一位真正的老師!

我本來很想把所有我所記得的謝老師所說的重點全記在這篇筆記裡,但我後來決定不這麼做。
(對!我很壞心!誰叫妳們那天不來上課^^y,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我要讓妳們妒嫉!讓妳們去吵老師,請老師再開課!哇哈哈哈哈~)

不過我還是想簡記一下:
1. 前半腳掌的重心。

2. pas de cheval的動作質地。

3. 五位手的位置因人而異,應該在妳平視前方時,餘光剛好看到小指的位置。

4. rond de jambe à terre:動作的質地─(Waltz音樂)1出腿,23畫圈。

5. petit battement sur le cou-de-pied:小,三角形,不可分割,連貫不停頓。
ps. 我永遠不會忘記謝老師從法國帶回的「棍子」極為神奇好用的用法!(決定把我家的掃把頭給劈下來,用來模仿一下....xd)

6. 擦地的聲音。

7. 前一次上澤馨老師的課時,老師給了1/4轉,我總是轉過頭,停不下來。澤馨老師說:「TiFFanY!腳踩下來就好!腳踩下來,就停住了!」我當時聽懂老師說的,可是我的腳就是來不及踩下來(就像硬鞋踮上去,卻不曉得怎麼下來一樣),此外,我還納悶著:轉圈不是要「站高」嗎?
這堂課上,謝老師給的是1/2轉,他甚至不讓我們踮起來,老師說就算是「平腳」(腳平放在地面)也能轉,因為重心在前腳掌,所以腳跟只要離地一點點,就可以轉過去。
老師還說,他給我們1/2轉是讓我們找重心,轉圈的重心找到了,以後轉一圈、兩圈就很容易了,特別是穿硬鞋,一踮起來就是很多圈。

人的身體是非常有趣的,我們一直以來轉圈的訓練都是「站高」,所以妳會想盡辦法踮到最高,儘管妳是在錯誤的重心上,但當妳回歸到最基本的,忘掉芭蕾那些制式的規矩,只是輕輕地轉身180度時,妳就會完全改不掉身體慣性地,一走就踮到最高,來不及踩下來。

當謝老師開玩笑裝得生氣地指著我:轉半圈而已,妳還踮那麼高!
我突然想起來澤馨老師的「踩下來,就停住了!」,然後,我想我終於明白澤馨老師說的道理了。(然後妳今天上課就拼命踩下來,轉不到3/4圈是怎樣啦>"<)

8. (術語沒聽懂)─小跳結束的plié,馬上站直再接下一個plié小跳,不要一直蹲在那裡。(為什麼我寫到這句話,腦海中是一直蹲在「某處」的畫面咧....XD)

9. 流動複習了temp de pȇche、failli、assemblé,我一直覺得自己還不太會做temp de pȇche、failli,因為照澤馨老師的教學方式,這個班應該在把桿教過這組動作,可是當時我還沒有來62,所以我並沒有學過分解,對我來說,在流動學新動作是非常困難的,我非但找不到重心,也還沒利用把桿把動作先學熟來,特別這組動作有身體的轉向及頭的方向性,「方向」一向是我的致命傷呀!(T___T)

謝老師看我們還做不熟這個組合,儘管當時已經12:30PM(這堂課應該在12:00PM下課),他還是讓我們大家留下來,讓我們扶把練習身體的轉向及頭看的方向,老師一個一個地看,還讓我們一個一個地做給同學看,然後分別指出我們動作要改進的地方。

總的說來,整堂課上得輕鬆愉快,卻非常地充實。
我真的覺得謝老師目前不再授課,對很多學生來說,應該會是很大的損失吧?!

2010年3月28日 星期日

為什麼妳要和別人一樣呢?

這是我在臉書看到別人分享的影片。
雖然這是一支廣告,可是因為它拍得很精緻,因為它的故事,因為它背後的意義,讓我非常感動。
所以,我很想分享給妳......



學芭蕾,特別是成人才開始學芭蕾,有的時候,妳會抱怨自己沒有天賦;有的時候,妳會惋惜自己條件不好;有的時候,妳會挫折地覺得努力,不見得會成功......
沒錯!
我們的一生是絕對不可能站上國際舞台成為芭蕾舞星,而我們學芭蕾,其實也不是因為懷抱著這樣的理想。

「音樂,是可以看見的,只要妳閉上雙眼,妳就能看見它......」

我覺得,舞蹈也是。
它不止可以被看見、可以被聽見、可以被感覺、可以被擁抱;在妳的呼吸之間、在妳的一個微小的動作之間、在妳的思想裡、在妳的一個抬眼凝視裡......


什麼是成功?
學芭蕾,學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成功?
我不曉得......
我只希望有一天,我的動作,會有豐富的色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