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網誌存檔

2010年4月1日 星期四

很好?

麵姐告訴我她遇到玫瑰姐......

玫瑰姐說她常在62把我推出去當前鋒。
玫瑰姐還很日行一善地說:我的程度很好!

雖然我知道那是玫瑰姐的溢美之辭,因為我總共不過跟她一起在62上過兩堂課而已,所以,那個「常」,其實是很「不常」;而我也真的不認為,從兩堂課就可以看得出一個人的程度。
但是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那個「很好」......

氣喘發作休了幾天後,雖然從上星期四開始回教室上課,到目前已經上了5堂課,但自己卻是很明白身體的疏離感,所以這5堂課,除了謝老師代課的那堂之外,其他四堂的練功課,我都是因為自己表現不佳,而極為挫折的......

誠如謝老師所說的:把桿練習的目的是為了輔助妳的中間練習。
也如同瑞穗老師常在課堂上提到的:把桿練習一定要要求嚴格,因為那是為了幫助妳在中間(練習做動作能更正確穩定),所以辛苦一點練,妳會發現會很有幫助,這個很重要。
所以我以前一直打算著「抱著把桿終老」的概念是完全不正確的。

我不曉得我當時為什麼會那樣想?
可能是我之前所上的課,中間練習的部份比把桿練習的難度大上太多,所以當我還不具備做好把桿練習的能力前,那樣困難的練習,讓我不斷感到挫折而生畏,索性完全放棄了。
謝老師說他不贊成把桿練習是一套,中間練習是一套,兩者是完全分開的那種教學法。

一開始,我還抱持著中間練習就休息的逃避心理,但漸漸地,我發現我可以在瑞穗老師說下課時,好好地跟老師行禮(對啦~我到現在還是會自顧自地在下課時跟老師行禮啦!~_~"),儘管,因為我的重心還沒找好,所以中間練習的部份穩定性還很差。

以前,我很害怕流動,因為我是那種腳步搞不清楚就流動不出去的人。
我一直以為我是怪咖,或者是超級遲鈍的大笨象,直到謝老師的課堂上給tombé、coupé、assemblé時,看到大家一臉惶恐,謝老師說:「動作還不太會做沒關係,身體(的重心)做不出來也沒關係(tombé這個動作,重心必須傾倒,如同妳直直地站立,別人從妳的雙肩用力地推妳一下,妳的身體會自然地往後倒那樣),先把腳步做清楚來。」
當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像浮沉在大海裡即將淹死,而有人突然地拋了個救生圈給我那般。
所以,我堅持要先把腳步學清楚來,不是錯誤的!

雖然學芭蕾一年多了,可是我有很多腳步都還不會,也還來不及弄清楚來。

62有一位大姐,她說:她花了五年才找到澤馨老師。
這一年多來,我也花了很多時間、精力與金錢,才找到我想一直跟著下去的老師們。
我現在的課雖然減了不少,但現在我課表上的課,都是我會很盡力、很堅持去跟的課。

曾經有人批評我跟那麼多不同老師的課,也不見得跳得比較好,進步比較快,這樣,有什麼收穫?
我覺得有收穫耶!
我或許沒辦法適應那麼多位老師的教法,但每位曾經教過我的老師,都給過我不同的幫助。
誠如我之前所說的,妳要想辦法在每堂課上,吸收到最多的知識。

或許,因為我對芭蕾的狂熱,加上我強迫症發作的努力,我對芭蕾所略知的,在動作細節上所堅持的,讓我表現得不像一個只學成人芭蕾一年多的菜鳥,但是我自己曉得......

我真的離「很好」還很遠很遠......

就像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就長到173公分,即使我當時已經來初經了,但到我長成一個成年女子,還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一樣。

4 則留言:

風之子 wind's child 提到...

我們很難找到真正喜歡的

但是對不喜歡的,卻可以在經驗中不斷的累積..所以,至少知道自己不喜歡的,然後,提醒自己~

(可惜不能在這邊給妳一個讚^^)

麵 提到...

有些老師會針對當堂課重點,先在把桿上練各種不同形式的動作及組合,中間練習時再將把桿動作離把重組練習.

我覺得這樣效果很好,可以先把動作弄清楚再做重心,方位等練習.

TiFFanY 提到...

re 風之子:

因為累積了這些經驗,所以才能知道哪些是自己可以吸收的,哪些是自己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一點都不後悔曾經走過的路,也感謝每位在我的芭蕾學習上,給我幫助的老師,儘管我現在因為時間的安排,必須做一些取捨......

謝謝妳要給我讚,呵呵~
(妳也是玩臉書的吧?!^(+++++)^)

TiFFanY 提到...

re 麵姐:

我也覺得那樣很好!
整堂課下來,不但在把桿的部份練習了,在沒有把桿的中間也加強,所以會覺得整堂課一氣呵成,有連貫、有重覆訓練的感覺。

可是,有些老師的教學法及著重點不同,所以學生們只好各憑本事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